你在这里

Archive for January 2013

各会员单位、图书馆:

      现将《中国图书馆学会关于赴俄罗斯英国参加信息环境下现代数字图书馆研讨会和第10届诺桑比亚图书馆与信息服务绩效评估国际会议的通知》(扫描件)和《信息表上》传在附件中发布。

      通知原件将在报名结束后随邀请函一同寄送。报名截止日期为2013年2月8日,欢迎大家踊跃报名!

上海市图书馆学会秘书处

相关链接

1、《中国图书馆学会关于赴俄罗斯英国参加信息环境下现代数字图书馆研讨会和第10届诺桑比亚图书馆与信息服务绩效评估国际会议的通知》(扫描件)

2、《信息表》

 

新闻分类: 
学会动态
版块分类: 

行业广角:ToB,数字阅读更接近商业化?


来源:上海市图书馆学会 作者:山西出版传媒网 采集时间:2013-1-23    


本网讯 (山西出版传媒网)阅读和音乐,所有人都知道它们必然会走向数字化,可是因为版权、盈利以及既得利益者的犹疑,它们一直是通往数字化的路上最跌跌撞撞的一对难兄难弟。

笔者在之前一篇关于数字音乐的文章里提到:唱片和胶卷一样在很小的范围和群体中会继续存在,但是作为商品已经没有什么价值。现在,电子阅读的创业者们也要把书房送进历史博物馆。

网络图书馆

这次说要“让书房成为怀旧及收藏主义者的专利”的是苏州创业公司点滴网络,他们推出了一款叫“读了吗”的产品,如果用一句话描述它,“跨媒体网络图书馆”比较合适,它不单单可以作为阅读工具,还能跨越WP、Android、iOS等不同操作系统在PC、平板和移动端同步阅读数据。在电脑上看《知识英雄》到第126页,标记,下次打开手机可以接着看;往书架上存放了一本书、添加了一个RSS来源,在不同的设备上都能看见。

更通俗地说,就相当于在云端有了一个图书馆,只要在你的设备上装了“读了吗”——甚至不需要安装,只需要你打开设备上的浏览器登录网站,就可以在不同的终端和系统中有一致的、连贯的阅读体验。

这种云端存储的方式对于数据的安全和服务器的稳定性都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数字化是现代科技与智能化工具发展的必然产物,是不可逆的。”范永国说之所以想做这个产品,想解决的是网络时代阅读来源丰富、电子读物冗杂而缺乏有效管理体系的问题。用“图书馆”去理解再合适不过了,不过“读了吗”只提供一个场所,不提供内容,这个场所里面放什么内容全由用户决定。

范永国只有一个五六个人的团队,其中多是技术出身,所以在视觉上并没有优势,产品的美学风格还有待进一步加强。

虽然做的是电子阅读,不过范永国却丝毫不想去碰阅读内容:“水太深了。”“读了吗”的在线搜索里会有一些内容来源,RSS如鲜果、ZAKER,科技媒体如雷锋网、新浪科技,其中也包括起点小说、云中书城等的一些开放性的内容,不需要承担版权义务。范永国说他们不擅长出版方面的业务,也没有相关的资源。而问起对于电子阅读内容的看法,范永国是这样理解的:

数字阅读内容不会匮乏,相反只会泛滥;与数字化进程和智能设备发展同步的是,或许只需要两、三年的时间,传统的出版方式和版权机制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面向企业用户,渠道或是关键?

真正算起来范永国做网络图书馆这个项目已经有两年半(前半年在做市场调研和一些储备工作),自信对这个领域有了足够的理解。未来会从服务器、内容源的丰富和渠道推广方面去着手经营这个产品,当然,这些都依赖于资本的驱动。到那时候,“读了吗”基本就处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状态。按范永国的设想,这种跨媒体的图书管理系统面向的除了个人用户,主要还是那些出版机构、教育机构等等。问及盈利模式:一种是针对团体(出版社、学校等)的收费服务;另一种是针对个人用户,效仿Evernote针对高端注册用户的增值服务模式。

不难想到,这个市场的开拓需要动用一些渠道资源,如何能获得出版社、学校、企业的青睐,都需要做一些线下的公关和推广,这需要一支强悍的销售团队去开拓渠道。点滴网络现在只有五六个人,基本都是技术人员,推广运营方面的人力远远不够。范永国说现阶段还在完善产品,未来到了产品推广的阶段会在运营和渠道推广方面投入一定的成本,现在也在跟学校一类的机构接触,但还没有谈及商务事宜。如果能提供稳定的、安全的数据服务和理想的产品体验,这类型的产品市场需求是存在的。

比起RSS聚合阅读的广告盈利、电子阅读器的内容付费,移动阅读还有像“读了吗”这种工具类的产品用2B的方式去完成商业化。这些方式都处于摸索阶段,至于具体运营起来怎么样,没人能下定论;雷锋网欢迎业界人士共同探讨这类话题。

 

Grants and Sponsorship for IFLA World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Congress Participation


来源:上海市图书馆学会    作者:新加坡图书馆管理局    采集时间:2013-1-18     


 

Grants and Sponsorship for IFLA World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Congress
Participation – 2013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is pleased to offer partial sponsorship for delegates of
developing countries to attend the IFLA annual conference:

The amount of the sponsorship covers:

1. Accommodation at a designated hotel (check-in one day before the start of the
conference, and check-out one day after the last day of the conference)
2. A daily per diem of SGD40/day from the first day to the last day of the conference
3. Local airport transfers
4. Group Accident and Hospitalisation Insurance during the stay in Singapore
5. Airport meeting services
(please note: the sponsorship does not cover conference fee and airfare)
Deadlines
Application deadline is 28 February 2013. All selected applicants will be notified via email by
April 2013.

Offer is on first come first serve basis for eligible applicants. We apologise if we are unable
to accept your application due to overwhelming response.

There are 10 additional conference participation grants and awards available. They are:
• IFLA Academic & Research Libraries Section Essay Contest
• IFLA LIS Student Paper Award
• IFLA International Marketing Award
• Dr. Shawky Salem Conference Grant
• Naseej Conference Grant (for Arab Librarians and Information Specialists)
• CILIP/IFLA Aspire Award
Page 2 of 2
• Grants for CILIP members to attend WLIC
• Rovelstad Scholarship in International Librarianship
• bourses francophones IFLA du Comité français international bibliothèques et
documentation (cfibd)
• Reisekostenzuschüsse zur Teilnahme am Weltkongress Bibliothek und Information

For more detailed information and application of sponsorship, kindly refer to:
http://conference.ifla.org/ifla79/conference-participation-grants

Yours Sincerely,
Ms Tay Ai Cheng
Assistant Chief Executive & Chief Librarian
National Library of Singapore


相关链接 会议PDF下载

 

各会员单位、各位会员: 

       2013年美国图书馆协会年会将于6月在美国芝加哥召开。为了进一步落实中国文化“走出去”战略,加深同国际图书馆界的交流,扩大中国图书馆界的影响 力,学习美国、加拿大在图书馆未成年人服务领域的先进经验,拓展国际合作领域,推动我国图书馆事业发展、繁荣,中国图书馆学会将为出席2013美国图书馆 协会年会并访问美国、加拿大图书馆的代表提供专业指导与服务。

       详细请见附件1:《中国图书馆学会关于赴美国、加拿大参加2013年美国图书馆协会年会并访问图书馆的通知》(扫描件),有访问意向并需提供专业服务者 须填写《赴美国、加拿大参加2013年美国图书馆协会年会并访问图书馆人员信息表》(见附件2,以下简称《信息表》)》。 

       通知原件将在报名结束后随邀请函一同寄送。报名截止日期为2013年1月30日,欢迎大家踊跃报名!

上海市图书馆学会

2013年1月4日

 

通知及信息表下载:

1、《中国图书馆学会关于赴美国、加拿大参加2013年美国图书馆协会年会并访问图书馆的通知》

2、《赴美国、加拿大参加2013年美国图书馆协会年会并访问图书馆人员信息表》

 

新闻分类: 
学会动态
版块分类: 
内容所属委员会: 

网络教室:浅议古籍影印理念的变迁


来源:上海市图书馆学会  来源:豆瓣 采集时间:2013-1-4


影印技术是清同治十三年由欧美传入上海的,最初也是外国人开始做的。到了光绪五年,上海点石斋开始用影印技术出版中国书籍。早年影印本比较著名的有同文书局受清政府委托影印《古今图书集成》、单独影印《康熙字典》“二十四史”;竹简斋影印“二十四史”等,但这些大多是影印新近图书,不求版本,但求石印之便捷廉价。因此这些和我们现在所说的古籍影印关系不是很大。

影印善本书,即大致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古籍影印,当以民国二年董康雇日本小林忠冶影印日藏南宋刻本《刘梦得文集》为最早。此后有名的有日本影印宋刻孤本《重广会史》、傅增湘送日影印宋版《周易正义》等,这些均为摄影后制成珂罗版(玻璃版)影印的。由于珂罗版每版只能印二、三百部就毛版不能印了,故而成本颇高。

而商务印书馆崛起之后,影印之风始大盛。商务也有珂罗版机器,但因其成本高,多用以影印碑帖。影印古籍则用石版影印,后来又用金属版影印。其所影印以原大影印《续古逸丛书》、缩小统一规格影印《四部丛刊》、《百衲本二十四史》最为有名。而建国以后直至20世纪末的影印事业也多以石版或金属版,仅有1960年、1961年出版《中国版刻图录》、1963年影印《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古逸丛书三编》影印宋版《金石录》等少数几种用珂罗版影印。

纵观20世纪古籍影印,珂罗版影印在建国以后很少见。就民国时期的珂罗版影印书来看,除了日本的几种外,均为藏书家出于留存副本的考虑,而取自藏珍本影印百十来部以广流通。由于珂罗版影印书虽是黑白两色的,却能够分出颜色的浓淡深浅,所以摄影之后可以直接上版付印,这样既省去描润环节以免新增讹误,又能分辨重叠的内容。而且珂罗版影印数量的限制又导致珂罗版影印本没有普及的性质。因此,完全忠实于底本原貌的版本学价值便成了珂罗版影印本唯一价值。

商务印书馆以石板、金属板影印古籍,一则是出于成本考虑,二则也是出于从始至终主持商务古籍影印事业的张元济所秉持的以文化救国的理念而力求普及(《续古逸丛书》基本无第二项意图),其实节约成本也是为了更好的普及。但是石板、金属板影印就出现一个问题:黑白单色,分不出颜色的浓淡深浅,这就导致有些版面模糊或者版面污秽的书叶如果不对于摄影底板进行描润则会字迹模糊难辨或者字迹为底本上色浅的污渍所完全遮蔽。但是一旦描润,有时难免失误,或描去笔画、或误描笔画、或描出错字。

当然除了技术问题之外,还有一个纯理念问题:影印古籍为何?

如上所述,民初藏书家以珂罗版少量影印珍本古籍完全出于副本考虑,所以对与底本应该是极其忠实的。但是以商务为代表的出版商(包括建国以后的文学古籍刊行社、中华书局、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暨上海古籍出版社),则是以普通大众的一般阅读为目的。试看张元济《印行四部丛刊启》:“此(按:指《四部丛刊》)之所收,皆四部之中家弦户诵之书,如布帛菽粟,四民不可一日或缺者”,如此则影印古籍仅仅以提供一个错字较少的阅读文本为目的,因此《四部丛刊》多有删去底本原有的前人圈点(如《花间集》)、删去前人批校(如《尚书正义》)的行为,而甚至有底本残缺用它本配补不予说明的,最严重的莫过于《龙龛手鉴》,此书内封题据双鉴楼藏宋本影印,但双鉴楼藏本缺卷二,四部丛刊本直接以涵芬楼藏另一宋本摄补而不予说明。而最为严重的是《百衲本二十四史》直接据他本校正修描(甚至也有描错)且校勘记未及出版,贻误学者不浅。这些都是不尊重底本原貌的行为,之所以如此,正是由于当时的版本学仅仅为少数高级知识分子和古书商贩的绝学,而且版本研究以原件考察为(试看当时版本学著作,无一以商务的缩小影印本为证据),因而影印的心理不是也出现不了专门为了供人做版本研究的资料,而是作为一般的阅读善本出版。建国以后也是一直秉持这一普通阅读理念进行古籍影印,比如1955年北京文学古籍刊行社影印万历本《金瓶梅词话》,以32年影印本为底本影印,影印时师心自用,直接挖改里一些底本错字,极其不尊重底本;同年同社影印《聊斋志异》手稿本、庚辰本“石头记”,均为求阅读便利,打乱稿本原有的书叶错序而“恢复”正序。又如1980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说文解字注》直接挖改底本避讳字;1982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钜宋广韵》,将底本日人补抄的卷三除去,以系统不同的四部丛刊本补入。当然,还有一些问题更是受到极左思潮影响,1962年上海翻印1961年台湾影印甲戌本“石头记”,出于政治因素,删去一切胡适的痕迹,甚至把胡适补写并在补写处加盖私印的地方全部挖去胡适痕迹,以书中他处同字字形补入,大大失真。这些都是影印理念不以版本研究为目的所导致的。

更有甚者,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己卯本“石头记”竟然以某几位研究者的观点为指导,擅自删去底本朱蓝二色批语,其原因只是因为这二色批语是民国时收藏者所书,而非己卯本“固有”(其实,以自版本学肇始便有的版本研究角度和现在的古籍影印理念看来,一部古籍尤其稿本、钞本,只要确实存在其身上的东西,都不能仅凭研究者的意愿轻易断定其非“原有”而在影印时予以剔除),此所谓主持者观点所左右,颇像当年戴震为了自己的《水经注》校本而涂抹《永乐大典》原书。

因此,20世纪的古籍影印(除去早期一些珂罗版)一则由于技术问题,一则由于影印理念,一则由于政治因素或者主持者学术观点因素,很难达到我们现在,尤其网络学术爱好者的版本研究的要求高度。

但是,21世纪开始,一则是影印技术的提高,即四色套印和电脑制版的成熟;一则是《中华再造善本》所确立的“传本”理念的影响,以版本资料为目的的古籍影印逐渐多了起来,《再造善本》就很多是底本有模糊而不加描润、北图社版“己卯本”对于底本毫不改动均为此一理念的产物,但这些都能因技术提高而颇存真貌。这可以说是古籍影印的理念由一般阅读向版本资料(传本)的飞跃式转变。这一转变一则是出于既要保护善本而有使专家学者能在尽量少接触到原本的情况下同样能进行学术研究的需要(《再造善本》),二则也是受到当今非体制内研究爱好者增多而对旧有影印理念不满而所给予的刺激。其实在第一点上,倒有走在前面的先驱,这便是“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所影印的古籍文献,但当时仅仅是理念的变迁,技术也仅仅达到珂罗版的分浓淡的效果和理念的变更而免于描润。

因此我们利用20世纪的影印本的时候,切莫要以今日的理念苛求,更不能误以今日的影印理念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