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小学图书馆最应该配备哪些书?

小学图书馆最应该配备哪些书?


来源:上海市图书馆学会 作者: 却咏梅 采集时间:2012-9-24    


有的学校图书馆看上去非常漂亮,里面的书却很可疑:有《农村实用百科》、《女儿血》、《津门艳迹》……曾经有一个非常富裕的省份的教育厅颁发过一个文件,大意是:经过专家组严格评审,给中小学图书馆推荐了一批书,要求必须按照这个书目购买。打开一看吓了一跳,里面竟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书,比如《下岗职工就业指南》、《官典》,更离谱的还有一本《两性情感话题丛书》。

文学大师博尔赫斯有一句诗是:“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这句诗也可以反过来说:“图书馆应该是天堂的模样”。可是,如果让一个中国小学生谈谈他们学校的图书馆,他们会得出怎样的印象呢?

问:你喜欢到学校的图书馆借书吗?(约63%的学生不喜欢),原因:

答:里面的书不好看,喜欢看的借不到。

答:图书管理员不让我们自己找,我又不知道哪些书是我喜欢看的。

问:你喜欢在学校图书馆里读书吗?(约70%的学生不喜欢),原因:

答:桌椅高度不合适。

答:书的摆放不合理,我们不好找。

问:你喜欢怎样的图书室?

答:管图书的老师要亲切些。

答:开放的时间多一点,我们可以常来。

这是来自广东的一份调查,如果放到全国来调查,情况只会更糟糕。在全国,大部分农村小学的学生还不知道“图书馆”为何物,他们除了课本几乎没有读过其他图书。而城市里有图书馆的学校,在学校中也处于边缘位置,图书馆的主要作用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

“这,正是我们想改变的。”近日,一份《中国小学图书馆图书基本配备书目》正式发布,这是由深圳市天图教育基金会组织专家研制的,该基金会致力于让中国乡村儿童热爱阅读并成为终身阅读者,理事长李文告诉记者,他们在为乡村小学捐赠图书时,深感书目的重要性,所以特别邀请了儿童阅读研究专家、儿童阅读推广人王林领衔研制。该书目遵循经典性、均衡性、趣味性和科学性等理念,从科学、人文和文学等角度精选了3200册优质少儿图书,分成小学低年段(一二年级)、中年级(三四年级)、高年级(五六年级)推荐,并按照图书的经典性分成大、中、小3个书目,以适应不同规模的学校选用。据了解,目前天图教育基金会已在全国10个省的154所学校建立了“天图乡村小学图书馆”,共捐出图书41万册,有4.2万名学生受益。

在新闻发布会上,王林说:“一座图书馆对学生的意义不亚于一个多媒体教室或者塑胶跑道,但是图书馆花钱会很少。在国家对公共文化事业投入不足的情况下,学校图书馆是穷孩子获得好书的唯一希望。”因此,他们选书的唯一标准是书的质量和是否适合小学生。“我们只认书,不认作者,也不认出版社,从来不照顾不好的图书。”

学校图书馆为何难有好书?

我国每年有4万种童书出版,当当网上的童书品种大约有22万种,一般学校配备的书不过几千种,可是学校图书馆却很难有好书。“国家对图书馆大多数只有数量的要求,没有质量的要求,但是对于读书人来说,图书的质量比数量更重要。读一本经典胜过读100本三流书籍,更不用说垃圾图书和有毒图书对儿童的危害了。”在王林看来,最主要的原因是思想不重视。在整个教育中对阅读能力轻视的状况下,大部分家长、校长和学生都把精力投到了英语和奥数上;教师受考试的影响,也不敢放开让学生到图书馆遨游,只能让学生在教室里死读教材;很少有人告诉学生阅读的美妙,也很少有人告诉他们图书馆是更大的课堂,只有任他们在电视和电玩中“挥发”可怜的课外时间。

第二是资金不充足。在教育经费紧张的情况下,又有人均图书量指标的考核指标,学校就只有想办法“少花钱,多买书”了,牺牲图书品质去达到数量。在一些教育局的采购中,让出版社自己报书目的做法本身就不可靠,因为出版社有了“你会压折扣”的心理准备,索性报上来的就是很差的库存书,要不然就在纸张、印刷上偷工减料。

第三是选书不专业。从版式的设计、插图的搭配,到主题的适切、语言的适宜,需要长期进行童书研究的专业人士来帮助,但学校缺少专业能力进行这方面的专业判断,也没有时间去审读图书。

第四是利益链条。以招投标为主要方式的学校图书配备,已经形成了利益链条,配到学校的往往都是价高质次的书。而这些“垃圾书”,常以教育厅或教育局的红头文件形式,强令学校必须购买。学校在选书上几乎没有自主权,偶尔有学校出具书单,请中标公司购买,却遭到拒绝。

“孩子喜欢”是评判标准吗?

有的人认为阅读是私人化的事情,个人趣味不同,没必要窄化孩子的阅读,还有人认为“喜欢读什么书,孩子说了算”。王林坚决反对这种观念,“这种模糊概念,其实就是把坏书配备到学校来找借口。失去原则以后,就可以把一些垃圾扔到学校。”他认为,在书籍阅读方面,成人是儿童阅读的“守门人”,应该为他们把关,帮助他们寻找好书。

“这个书目不只是研究书,还研究人,研究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必备的‘心灵维生素’。这是我们在书目研制过程中最感困难的地方,也是书目最有价值的地方。”王林说,很多大人认为卡通图书对孩子是有害的,或者是无营养的,甚至无法理解为什么孩子如此喜欢卡通动漫。但是在1990年和1991年,来自32个国家二十多万名儿童参加国际教育成果评估协会的考试,结果芬兰儿童的阅读分数最高,而59%的芬兰儿童几乎每天都看一本漫画书。其实,卡通读物如同武侠小说,对阅读的流畅度非常有帮助,大人应该以宽容而开放的心态来看待孩子的阅读。

教师是非常关键的人物

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认为:“我们今天种下一粒文学的种子,明天你会收获一棵幸福的大树。在这个过程中,校长和教师,尤其是语文教师和班主任是非常关键的人物。”王林建议:“对于老师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根据你教的年级和单元主题,在书目中找到相应的图书,配合课本让孩子阅读。这是最高的阅读形式,也是最容易让孩子感兴趣的阅读形式。”

如果书是一片海洋的话,书目就犹如书海灯塔,照亮了那些在书海里遨游的孩子。“我们不是要建造学校里的图书馆,而是要建造图书馆里的学校。”李文说,要让好书走进图书馆,到达孩子们的手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要让孩子们爱上阅读,把好书真正读起来,更有许多工作要做,例如,时间的安排、阅读方法的提示、阅读内容的交流等。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据了解,深圳市天图教育基金会不仅捐书,还编写了《天图阅读报》,定期寄给受捐学校,以指导他们阅读。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